您的位置:金沙总站登录平台 > 农业增长 > 同比裁减400.50,当代牧业83%的原奶发卖予莫斯利

同比裁减400.50,当代牧业83%的原奶发卖予莫斯利

发布时间:2019-10-06 19:41编辑:农业增长浏览(110)

    西部牧业受困于生鲜乳价格疲软,日前交出史上最差“成绩单”。

    本报见习记者余若晰 原奶企业的低迷日子还在持续。 从目前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报告的三家原奶企业来看,业绩表现都不太理想。其中,号称“全国最大的有机乳品有限公司”的中国圣牧在2018年上半年亏损金额达到11亿元。 “上游乳业整体表现不佳,共有三方面原因促成:其一,国内原奶价格整体不高,而大型牧场是高成本、高投入的模式,这就需要原奶价格高,若价格不高,就会出现亏损;其二,近年来,一些大型牧场存在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其三,其三,这些上游企业在下游业务延伸时,进展并不顺利。”乳业专家宋亮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亏损成行业常态 今年8月24日,中国圣牧发布盈利警告,2018年上半年,中国圣牧预计亏损11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达到184%。 对于业绩的亏损,在此次盈利警告中,中国圣牧将业绩亏损主要归因于:应对原料奶的市场需求疲软,而控制奶牛数量,原料奶价格大幅下降,导致该公司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录得亏损约9亿元,同时导致该公司的毛利相对上年同期跌幅扩大;而受国内乳品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自有品牌液态奶产品的销量相对于上年同期亦下降;其次期间计提应收帐款及其他应收款减值拨备约5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是中国圣牧创立8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具体营收为27.07亿元,同比下滑21.9%;净利润为-9.86亿元,同比下降244.8%。 而对于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与2018年亏损时的原因类似,主要系原奶行业不景气、下游液态奶制品销售收入下滑、应收账款拨备增加。 事实上,早在2016年,中国圣牧的业绩就有所下滑。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圣牧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下滑15%;营收为34.66亿元,同比增长11.8%。彼时,中国圣牧表示,净利润大幅降低主要是非有机奶牛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亏损且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所致。 相比中国圣牧的巨亏,西部牧业因连续两年亏损,公司面临退市的风险。 根据公司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3.31亿元,同比减少2.67%;净利亏损4161.66万元,同比增加10.29%。由于公司2016年、2017年连续亏损,若2018年继续亏损则存在退市风险。 不过,在西部牧业发出的第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有明显的好转迹象。西部牧业预计2018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盈利2200万元至27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27.38%-133.6%,而其上年同期为-8035.26万元。 对于业绩的预计,西部牧业表示,在2018年7月份,公司出手了持有的16家全资及联营的奶牛、肉牛养殖公司股权,对公司的经营产生积极的影响。 现代牧业业绩回暖 除了上述两家原奶乳企表现不佳之外,现代牧业的境遇则有所好转。 8月27日晚间,现代牧业公布了2018年财年半年业绩。2018年上半年,现代牧业实现收入约为24.68亿元,和去年同期23.44亿元相比,增幅在5%以上;期内亏损1.43亿元,和2017年上半年亏损6.87亿元相比,大幅减亏5亿元左右。 虽然未能扭亏为盈,但在多家原奶乳企中,现代牧业的表现已算合格。 对此,现代牧业表示,2018年,是公司摆脱包袱开启新征程的第一年。上半年,公司业绩的全面复苏得益于核心运营指标的再攀新高,各运营数据实现了较稳健增长、核心指标开始好转,增产降本成效显着。但上游乳业运营环境依然严峻,尽管国际原料奶粉拍卖价格走出低谷温和上涨,但国内原奶销售价格因季节性原因仍相对疲软。预计下半年进入需求旺季后,原奶价格才会进入明显的上升轨道。随着原奶价格企稳,供求关系转向平衡,政府利好政策释放,行业会步入新的上升周期。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牧业的好转,背后与蒙牛有着很大的关联。现代牧业表示,继续深化与蒙牛的合作,通过世界杯、电影赞助、活动冠名等方式重塑品牌。 自2018年度二季度起,蒙牛与现代牧业合营的工厂将下游品牌奶品以成本加成方式售予蒙牛,现代牧业与蒙牛分享合营工厂的利润。根据公告内容,现代牧业83%的原奶销售予蒙牛。 总体来看,上游养殖业面临的困难依然较大,如何脱困成为乳业人待解的难题。 对此,宋亮表示,第一,从成本的角度来考虑,需要尽可能降低成本;第二,对于上游企业来说,需要加快下游自主产品的拓展,这个难度非常大。第三,牧业公司还是要考虑怎样去规模化发展,如何长期降低成本。最终,它们还是要与大型企业进行深入合作。“依照目前的原奶市场来看,我们判断2019年,国内的原奶价格可能会上涨,那么就会造成国内这些大型上游企业减亏,甚至可能扭亏为盈。”

    2016年对于乳业来说是不平常的一年。一线龙头乳企遭遇多事之秋,上游养殖企业50%以上亏损,而婴幼儿配方奶粉板块内企业在高库存压力下,出现业绩下滑、亏损等现象真实写照,随着奶粉新政“注册制”的深入实施,国内奶粉市场必将迎来一波新的洗牌。

    上游乳企的寒冬还在持续。

    10月28日,西部牧业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01亿元,同比下降3.88,亏损5772.66万元,同比下滑400.50。仅在第三季度,公司亏损额度就达3107.03万元,下滑趋势明显加快。

    处于行业寒冬中的乳企如何在竞争中存活完好的活下来,将成为乳企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未来国内乳制品行业的竞争将进入白热化,奶价回升对养殖企业带来利好的同时,必将增加乳制品加工企业的成本,跨境购、进口大包粉及液态奶依然充斥着国内市场,预计2017年,整个乳制品行业总体要好于2016年,但困难依然存在,而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随着行业洗牌的加剧,也行业将迎来拐点。

    中国圣牧、现代牧业、西部牧业,这三家上游乳企中的头部企业,却也难逃亏损的命运。透过这些公司可以看出,目前行业的发展的确不太理想。中国圣牧的股价更是一路下跌,最低跌至每股0.242港元,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也创新低;而西部牧业不得不依靠出售资产、裁员这些非常手段去提升业绩;唯一一个境遇有好转的现代牧业还需依靠着蒙牛的大力扶植。

    对于亏损加剧,西部牧业称主要是生鲜乳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下降所致。而公司收购的全资子公司西部乳业,尚未达到预期效益,也是导致利润下滑的原因之一。《中国经营报》记者发函至西部牧业采访该公司下游产品销售情况,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公司回复。

    上游奶牛养殖业50%以上亏损

    近日,现代牧业、中国圣牧、西部牧业、原生态牧业等上游乳企纷纷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从业绩报告来看,这些上游乳企在今年上半年都有不同程度的亏损。

    资深乳业专家宋亮表示,以奶牛养殖为主的牧业公司在这轮市场低迷期,业绩受到很大冲击。而部分牧业公司试图涉足下游业务谋利,因为市场竞争激烈、营销能力欠缺以及品牌优势不足等原因,其扩张步伐趋缓,成功难度加大。

    受国际奶价低迷、国内“奶剩”影响,我国奶牛养殖业2016年延续了前两年的低迷状,五成以上奶牛养殖业亏损让奶农苦不堪言。

    具体来看,号称“中国最大有机乳品公司”的中国圣牧亏损最为严重。半年报显示,中国圣牧上半年亏损10.66亿元,净利润降幅达到了16819.9%;除了净利润,中国圣牧的毛利也下降了13.1%,为4.35亿元。

    原奶跌价致使亏损严重

    众所周知,2013年,“奶荒”背景下让奶农过了一个好年景,但是,从2014年至今,我国的原奶价格一路“跌跌不休”,导致国内奶牛养殖企业大面积的亏损,为此,奶业被银行列为“高危”行业的名单。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净利润亏损严重,但中国圣牧的营业收入比2017年同期增长了21.5%。

    “由于受到国际进口奶粉大量的低价冲击,我公司自产生鲜乳价格持续低迷,使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出现负增长,造成公司营业利润大幅降低。”西部牧业如此解释公司前三季度出现的亏损状况。

    中国奶业协会会长高鸿宾在第七届中国奶业大会暨2016中国奶业展览会上透露,据定点监测,今年3月份,国内奶牛养殖亏损面已达到51%,比去年高了5.8%。更严重的是这种状况还在扩大蔓延。

    对于公司上半年的亏损,中国圣牧方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将公司具体的亏损原因进行了解释:“公司上半年亏损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根据实际情况和财务准则,应收款计提坏账约5亿元;二是根据牛淘汰数量和奶价,做生物资产减值。”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西部牧业营业收入5.01亿元,同比下降3.88。亏损5772.66万元,同比下滑400.50。这也是西部牧业登陆资本市场后取得的最差业绩。在2015年前三季度,西部牧业营业收入为5.22亿元,同比增长9.96,净利润为1921.00万元,同比下滑38.46。也就是说,相比于2015年,西部牧业今年业绩下滑速度再次加快。

    事实上,从2013年的“奶荒”,到如今的“奶剩”,杀牛倒奶现象频频发生,奶价下跌致使奶牛养殖业笼罩在亏损的阴霾中,低迷的奶价与不散的雾霾一样,让奶农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此外,从中国圣牧半年报业绩报告来看,公司自主品牌液态奶业务收入同比下滑31.1%。对此,中国圣牧方面回应《证券日报》记者称,“自主产品收入下降的原因是公司整合下游经销商资源,关闭一些表现不佳的经销商,同时公司为了控制应收款,采取以销定产的模式,导致今年上半年的液态奶销量低于去年同期,但是回款能力大幅提升,今年基本没有产生新的应收款。”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分析师马文峰认为,国内消费需求疲软以及大量进口奶侵入,是我国生鲜乳价格低迷的主要原因。

    今年上半年,《证券日报》记者走访大包粉加工企业,它们天天都是满负荷生产加工大包粉,有的乳业收购的原奶,在不能全部加工成乳制品的情况下,不得不将收购的原奶加工成大包粉储存,也有养殖企业将卖不掉的鲜牛奶进行加工储存。但是,每加工一吨奶粉,都会给企业带来损失。

    事实上,中国圣牧的业绩下滑可追溯至2016年,当时,中国圣牧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下滑15%;营收为34.66亿元,同比增长11.8%。彼时,中国圣牧表示,净利润大幅降低主要是非有机奶牛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亏损且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所致。

    西部牧业表示,公司在2016年发展过程中面临诸多问题。主要是养殖业投入巨大,短期内难以见效。生鲜乳、肉制品价格与去年相比大幅下降,给企业的经营造成一定的压力。据了解,西部牧业在2014~2015年投资合建了13家专业奶牛养殖公司。目前公司自有奶牛1.7万~2万头,下控牧场2万头。

    记者走访的山东、河北等市场,因奶价低迷,很多奶农不得不卖掉或杀掉一部分奶牛,特殊是有贷款压力的奶农,他们的日子更是艰难,不少小规模型牧场最终以倒闭收场。

    除了业绩表现,中国圣牧的股价也是一路下跌,9月17日,中国圣牧的股价更是创下52周新低,盘中最低价为每股0.242港元,距离其2016年创下的每股2.66港元,股价几乎相差了10倍。

    本文由金沙总站登录平台发布于农业增长,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比裁减400.50,当代牧业83%的原奶发卖予莫斯利

    关键词: